银泰证券

股票配资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评论
  • 收藏

阜城信息社 2020-05-09 450 10

宅家久了,人都胖了,但你知道散步其实是一种文化么?任长志 南京

宅家久了,人都胖了,但你知道散步其实是一种文化么?散步?对!您没看错,听着特像那种拿着个大蒲扇,穿着个大裤衩的公园老大爷干的事儿吧?自从最近开通了“微信运动”,我就开始饭后刷步数去了。不求闻达于排行榜,但求出一点汗,修行在路上,哈哈哈。
但是,像我这样什么事儿都要赋予它一点意义的主儿,肯定要给它披上一层文化的外衣的。哦,不,不是我要赋予它文化,而是我发现,散步与跑步、与马拉松、与竞走都不一样,它确实是一项独特的文化。
散步不但有益健康,对涤荡心灵和启迪思想也大有裨益。丽贝卡·索尔尼在《漫游者——步行史》(R.solnit:Wanderlust——A history of walking)中说,英国功能主义者主张彻底放任自由的边沁(J.Bentham,1748——1832)及集英国古典经济学派之大成的米尔(J.S.Mill,1806——1873)等,均在散步中达到物我相融。双腿如钟摆般的摆动着,人的生理、心理完美就在这摆动中融为了一体。我记得许知远在他的单读音频栏目第一季中,就提到了这本书,有一次我在浦东嘉里城的西西弗书店闲逛,看到这本书,所以印象深刻。
其实,何止洋人,我们的前辈们也是热爱散步的。在电视剧《走向共和》中,慈禧太后与李鸿章闲聊时,问起李鸿章办洋务那么辛苦,为何气色还那么好,有什么养生心得?
李鸿章说的第二条心得:“臣每天一次散步,那还是臣的恩师曾国藩在日,教臣做的必不可少的早课。”慈禧:“巧得很,我也散步,只是在午后。李中堂每次走多少步?我是九百九十九步。”李鸿章:“九九归一统,太后于散步都是合于天数的。臣却没个章法,只要走得身子微微发热即可。”慈禧:“你这叫顺乎自然。”
在起居上,李常年坚持“黎明即起”。他说“盖清晨之气最佳,终夜紧闭卧室之内,浊气充塞,一吸清气,精神为之一爽,百病皆除……自今春始行此法,身体渐好,食量亦增”。
说起散步,历代的fans并不少。 白居易就曾写过“晚来天气好,散步中门前”的诗。《琅嬛记》也云:“古之老人,饭后必散步。”六朝人喜欢服五石散,服下去之后五内如焚,浑身发热,就必须散步以资宣泄。到唐朝时犹有这种风气。元稹诗“行药步墙阴”,陆龟蒙诗“更拟结茅临水次,偶因行药到村前”。所谓行药,就是服药后的散步。
清晨走到空旷处,看东方既白,远山如黛,空气里没有太多的尘埃炊烟混杂在内,可以放心地尽量地深呼吸,这便是一天中难得的享受。而且,散步的去处不一定要是山明水秀之区,如果风景宜人,固然觉得心旷神怡,就是荒村陋巷,也自有它的情趣。一切只要随缘。
从前沿着淡水河边,走到萤桥,现在顺着一条马路,走到土桥,天天如是,仍然觉得目不暇给。朝露未干时,有蚯蚓、大蜗牛,在路边蠕动,没有人伤害它们,在这时候这些小小的生物可以和我们和平共处。也常见有被辗毙的田鸡野鼠横尸路上,令人触目惊心,想到生死无常。河边蹲踞着三三两两浣衣女,态度并不轻闲,她们的背上兜着垂头瞌睡的小孩子。田畦间伫立着几个庄稼汉,大概是刚拔完萝卜摘过菜。是农家苦,还是农家乐,不大好说。就是从巷弄里面穿行,无意中听到人家里的喁喁絮语,有时也能令人忍俊不住。
“散步不需要伴侣,东望西望没人管,快步慢步由你说,这不但是自由,而且只有在这种时候才特别容易领略到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那种“分段苦”的味道。天覆地载,孑然一身。”
你看,散步是一件多么有意思的事啊。如果你在散步的时候,想着这些前尘影事,脑海里的联想一浪一浪的涌过来,是不是与古人有种时间上的共在感?是不是不但在进行物理上的位移,同时也在进行着精神上的行走呢?
因是夏日,每走到路上,即闻夏蝉嘶嘘长啸,声震如雷,我会想起小时候拿竹竿捕蝉的岁月,还会想起齐白石老人最善画此物。有人说,夏蝉乃亘古之啸翁,因为啸乃中古绝学。清人写《幽梦影》的张潮在《虞初新志》中即收有陈鼎《啸翁传》一篇。蝉与禅通,这么想着,不但这蝉鸣别有一番意趣,连散步都渐渐地散出瘾来了。
当然了,我也不确定是否因我已上了岁数才着迷此道。但是,还是推荐大家也去尝试一下。如果觉得枯燥,不妨戴着耳机听音乐,边走边听,让自己走进自己营造的MV中去,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。每年都听上千张唱片的我,绝大多数的音乐,都是在路上听完的。就在今晚,我还选了几张散步的碟,走着听完了。在这里,也分享给大家,希望你也喜欢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评论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阜城信息社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阜城信息社 X1.0

微信扫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