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泰证券

银泰证券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配资公司
  • 股票网

阜城信息社 2020-05-09 450 10

14岁英国留学生的回国路:回程瘦5斤,妈妈买到机票哭了任长志 南京

据《人民股票 》报道,4月28日,英国新增新冠肺炎感染者3996例,累计161145例。新增死亡586例,累计死亡21678例。这是英国近20天来单日确诊人数首次降至4000人以下。而在一周前,英国卫生大臣马修·汉考克说,民众在过去一段时间里遵循了疫情防控措施,英国疫情已达到高峰。
一个多月来,看到这些频繁跳动的数字,刘女士有点担心英国的寄宿一家,但又暗自松了一口气。41天前的3月17日,她的儿子、留学生小智踏上回国之旅,次日11时许,回到中国。“拿到票我就哭了,”刘女士说,“太不容易了。”
去年4月,14岁的小智从中国赴英留学,目前在曼彻斯特兰开夏郡读十年级。2020年伊始,他得知了新冠肺炎疫情的消息。
“妈妈打电话时告诉我的。”小智说。4月23日,小智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,最初,这通电话并未在他心里激起太大波澜,“国外现在应该不会发生。”
1月23日,武汉封城。这个消息让远在他乡的小智心头一紧。但在当时,周围的英国人也对疫情不太关注,“大家基本上不以为然,觉得跟他们没有关系。”

然而疫情在悄然蔓延。当地时间2月28日晚,英格兰卫生部门确认了首例在英国境内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例。彼时,英国共有20人感染新冠病毒,其中8人已治愈出院;3月5日,英国出现了第一例新冠病毒肺炎死亡病例。
3月18日,英国配资查询 大臣加文·威廉姆森(Gavin Williamson)宣布,从3月20日起英国关闭所有学校。图据受访者
“大概从3月份开始吧,就觉得英国疫情开始严重了。”小智回忆,“有一天看BBC新闻,具体日期记不得了,说英国有400多人确诊。而我们寄宿生周末一般都会有外出活动。学校想让同学们出去玩,让我们自愿报名,去个商场什么的。我觉得疫情发生了,就建议老师把股票网 活动停掉,让同学们注意安全。”
然而,老师认为没有问题,年轻人免疫力强,“哪怕得了这个病,睡一晚上,就好了。”
校方的防疫措施是配发含酒精成分的免洗洗手液,号召大家勤洗手。课余,小智和英国的同学们也会聊到疫情,“他们觉得有点危险,但没有想象中那么危险,还不至于要隔离或者停课。”小智回忆,当时,英国同学尚无人戴口罩,认为只需要勤洗手。兰开夏郡的街头,也几乎看不到戴口罩的人。
据中国新闻网报道,3月12日,当欧洲其他国家相继采取严格隔离措施、英国确诊病例再创新高时,英国首相约翰逊给出了延缓方案:学校不关,大型集会、赛事、商业活动照常,仅要求有轻微症状的病人在家自我隔离一周。
疫情当前,是否回国?回去,学业难免受影响;不回,小智不确定这场疫情会以何种速度在英国继续蔓延。一时间,他难以抉择。
此时,全家也未下定让小智回国的决心。“3月11号,我和爸爸交流,他说不回来。”小智回忆。
3月13日,英国政府首席科学顾问瓦兰斯(Patrick Vallance)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,英国的抗疫目标是让整体炒股配资 产生“群体免疫”。按照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的分析,其背后的逻辑是大量人口会在自然感染后自愈而获得免疫力,然后集中医疗力量救治人群中的危重症患者。
小智告诉红星新闻,“一部分英国人觉得没错,一部分人可能会觉得不太妥当。但我们觉得不妥当。”
当日,小智收到学校的电子邮件,让寄宿生有机会就赶紧回到各自的国家。担心如果英国疫情严重了之后,各国有可能会关闭机场,就回不去了。“有些其他国家的同学还开心,觉得放假了。”
3月16日,英国首相约翰逊宣布了多项公众防疫举措,包括人们应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社交接触以及不必要的出行,避免去酒吧、餐厅等人多场所;如果居民本人或家中任何人出现发烧或持续咳嗽等症状,应在家隔离14天;人们应尽可能在家工作等。政府更新后的防疫指南也明确说,目前不应该举行大规模聚会活动。
与此同时,不少英国民众开始囤卫生纸。小智回忆说,“后来3月20号左右,才有人开始囤口罩,一般一次买一两包,一包大概近20个。但那会可能已经卖完了。同学家人在网上预订,但要十几天才能到。”
小智回忆,彼配资官方网 无专职人员给同学们测体温,也买不到口罩,他回国的念头愈渐清晰。
而在听闻“群体免疫”的说法后,小智父母也忧心忡忡。如何让儿子顺利回国,成为他们最忧心的事。“最担心买不到票,万一有什么闪失”,小智的母亲刘女士感叹。
3月23日,英国政府宣布了更为严格的防控疫情措施,包括让民众在家工作、自我隔离等。图据受访者
在小智的英国寄宿家庭里,父亲是位消防员,母亲是公司职员,有三个年幼的孩子。一家人和小智相处融洽。让刘女士颇为担心的是,孩子们未停学,成人未停工。一旦在外感染病毒,后果不堪设想。“即便小智不出家门,总得和大家在一个屋里吃饭、聊天,还是有风险的。”刘女士坦言。
刘女士告诉红星新闻,她被朋友拉进一个微信群,里面多为英国小留学生家长,“大家都在急着买机票。本来一开始我没着急,进到群里,你马上就被弄得特别紧张,也确实是因为实际情况紧张了。”让她印象深刻的是,“有中国孩子的家长买了单程4万多块钱(人民币,下同)的商务舱。”
一票难求。刘女士举例说,“3月14号早晨,携程上有3月27号的票,当天下午就连3月31号的都已经没了,而且特别贵。”
无奈,刘女士只好购买了一张3月28日的联程票。“从曼彻斯特飞德国慕尼黑的,”刘女士说,“因为德国那时的疫情要相比其他国家稍微好一点,就选择慕尼黑转机,然后飞北京。”
即便如此,也票价不菲。“当时12900多元,以前一张往返机票最贵的也就约5500元。”
买了票,刘女士并没放心,“到3月28号还有一段时间,我特别着急,觉得一天过得很漫长。”取消航班的消息并不鲜见。小智的一位朋友,购买了从英国回中国的机票。然而,出发前两天,航班取消。
除此之外还有对安全的担忧。刘女士希望小智能乘坐国航的飞机,“国内的航空公司检查比较严格,这是我们家长一致的观点。”为此,她开始频繁地刷新机票信息,希望买到一张国内航空公司的机票。
柳暗花明。3月16日中午,刘女士终于刷到一张翌日从伦敦飞北京的国航机票,价格为19000多。
“拿到票我就哭了,”刘女士坦言,“因为太不容易了,很幸运。”同时,刘女士在小智课余时,还与他保持交流,“也不能让他太慌张。”
“我爱人也没时间、没心情安慰我,他赶紧在网上交钱。”刘女士说,他们订的票是从伦敦飞,要从曼彻斯特赶到伦敦。“只有把这段长途机票定下来以后,我们才敢去订从曼彻斯特飞伦敦的机票。”
从曼彻斯特飞到伦敦,只需45分钟左右,平时机票“几百块钱”。“但当时比较急,经济舱已经全没了,我们花了3000多,订了一张头等舱的票。”刘女士说。
“走得比较仓促,什么都没有准备好就走了,”小智说,当时买不到口罩,最后在同学处得来几个,如获至宝。然后在机场又临时花375元买了一副墨镜,权作护目镜。
“我其实是非常紧张,万一要真有(新冠肺炎感染者)呢?”小智回忆:“所以飞机上10个小时,几乎什么都没吃、什么都没喝,只喝了一点水,吃了一点巧克力。”
让小智感动的是,在曼彻斯特去往伦敦的途中,一个女孩听到他在电话里言及自己没有口罩、手套,主动给了他两副手套、一个N95的口罩。“是一个来自武汉的姐姐,比我大2岁。”
从伦敦到北京,经过10个半小时的飞行,3月18日中午,小智发了一条朋友圈:“到了同志们”,地址位于北京首都国际机场T3航站楼。直到小智回到家,刘女士才退掉了此前订下的3月28日的机票。
一趟旅程,小智瘦了5斤多。“上飞机前,他称行李时,顺便称体重,65公斤。回到家,62多公斤。”刘女士说。
“我觉得对孩子是一个锻炼,能让他成长一大步,知道感恩。”刘女士说,“遇到疫情,转这么一圈回来,他自己肯定能感受到祖国的意义。”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配资公司 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阜城信息社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阜城信息社 X1.0

微信扫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