银泰证券

银泰证券 门户 资讯 详情
  • 配资公司
  • 股票网

阜城信息社 2020-05-09 450 10

相信世界上有鬼么?从梦魇说起……任长志 南京

医学上把民间所说的“鬼压”叫做梦魇,从科学的角度阐述了“鬼压”的真正原因,当然在这里我是不打算和科学搭上什么边的,因为在下的经历确实和科学之理论是大相径庭的,我说……你听,但是信与不信随便!
活了二十来年倒也没啥大不了的,也就是在小学出现过一次幻觉而已,其它的鬼呀神呀的咱也没瞅见过,不知啥样?可谁知也就是二十几岁之后,就开始频频遭遇“鬼压”了……第一次印象是最深刻的。家中无人,只有我一个人睡在一间大屋子中,半夜就感觉身上压了一个怪模怪样的家伙,个头不大,脑袋也就蹭在我下巴位置,毛毛躁躁的、还扎里挓挲地刺挠……身体宽厚、敦实,应当是个胖家伙,双腿伸直了也就在我小腿位置处。但是这家伙把双手抓住我的两个手腕子使劲往上抻,一直压到我家的铁栏杆床头上,让我动也不能动……然后他就用那毛躁、挓挲的脑袋一直顶着我的下巴,迫使我仰着头看不清身子下面,更看不清他粗糙的脸,耳边就只听见呵哧、呵哧的模糊不清的憨笑声。也就这短短的几秒钟,就能把人吓个半死,这份恐惧达到了极限。我只好拼着命地往上抬自己的手脚,张口呼唤………可偏偏一张口就被他一只粗糙的大手给捂上了。也就是这一捂,我才腾开了被压在铁栏杆上的一只手,连忙用这只手使劲往他头上一推,便瞬间“嘭”的一声,清净了!可我浑身是汗,头疼欲裂。回想刚才的情形,吓得连忙穿上衣服,打开电灯,再也不敢睡了。说出来怕你不信,看看墙上的表,嗬!12点过5分……
事过之后,一直心有余悸,但是没敢跟任何人讲这事,心想这或许就是一个比较怕的梦罢了。直到又一次更厉害的情况发生……
大约过了三十几天左右,慢慢的已经不怎么把这事放在心上了,又是一个夜晚,天色阴沉,家中就我一人。本来10点就睡在床上了,可总觉着有股阴冷的目光在踅摸我……我半梦半醒的在被窝里得瑟,心想:“老天爷!可别再让我遇到不干净的东西……”之后逐渐睡去。
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还是那样一个家伙,直接砸在我身上,然后隔着被子四处捞摸我的手脚。他在试图给我完全压在下面,不过毕竟他的身量有限,再怎么折腾总是有一部分压不实填。我拼着命地往上蹬腿,并且伸手抓他的手腕子,不知不觉被子被蹬掉了。那家伙一看不奏效,就把两条粗壮的大腿干脆盘住我腰,还用双手掐着我的肩头使劲掰……一样是扎里挓挲的乱头发;一样是根本就看不到的鬼模样,只觉着我和他同时在地上翻滚、扭打、撕扯。那家伙始终呵哧呵哧的憨笑着,我爆喝一声“嘭”的一声烟消云散了……
再看自己整个身子就躺在水泥地上,离床竟有两米多远……连忙打开电灯,四处查看,同时因为强烈的恐惧致使自己浑身瑟瑟发抖。看看没拉上的窗帘,微风揉动帘角,鬼气森森的;再看室门竟是虚掩着一条缝,门外黑不隆冬的。再回头看墙上的表,好家伙!12点15分……这还敢睡啊?差点要命!就这么亮着屋里的灯,迷迷糊糊到天亮。
这回过了之后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,就给家人讲了这事。老父当了半辈子军人雷厉风行,根本不信这个邪,可农村庄稼主出身的母亲,有点子坐不住了,频频出门打问我们这块地方从前是什么情况,会不会不干净?别说还真没白问,四十几年前这就是一乱坟岗子,解放之后开始铺设铁道;建立小站;慢慢的积聚起一些人气,至九十年代才建成这样一个小区,听说几年前附近煤场闹鬼,看门的老头还傻了……
大概就是九六、九七年的事了。记着母亲拿着我的生辰八字出门捣鼓了好几天,回来后就说:“以后注意点,把门窗关好,不会再有事了……”对于捣鼓的事情我就不给大家汇报了,总之自己也不得不认真、规矩的听取阴阳先生给弄的那一套。也别说什么科学不科学的,不遇上你也说不清好歹;可真要是遇上了,叫你欲哭无泪!
这之后偶尔还有这种情况发生,但都不厉害,印象也平淡。我曾经试过几次,只要家中没别人就我一个,然后再把门留一小缝,那家伙准来无误。不过也就是压我身上几秒就走,至于那脸我是到今天也没有看清,只有那特殊的头发印象很深刻………
时间一长,好像也见怪不怪了,他也平淡的多了,再也没那么暴虐。但是直到九九年,最终还是在我一再要求下,我家把房转卖了。
需要对大家说清的是,搬家之后两年没有再发生类似的事情,但第三年头上,还会在睡梦中出现轻微的“梦魇”但是我的气息调理的比较平稳,也算处乱不惊。那家伙也没再出现过。原因吗………我想这已经不是他的地盘了,好赖也轮不着他什么事了?
我在其它论坛曾经和人讨论过梦魇,我的情况还属于相对复杂的一类。有时候感觉自己从床边立起来,会瞬间在几秒钟之内扭头看到自己熟睡的样子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分享

邀请

下一篇:暂无上一篇:暂无

最新配资公司 (0)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阜城信息社  

© 2015-2020 Powered by 阜城信息社 X1.0

微信扫描